首頁 » » 一個天王星少女的「反叛」之路

一個天王星少女的「反叛」之路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作者/阿K 編輯/姝婷、玫瑰 圖片/花瓣網

天王星獨立、抽離、具有反叛、革新精神、又忠於自己。這樣的新穎的特質與傳統意義上人們期待的女孩兒形象不同。這使得作者早年間也受到了來自權威的打壓與不接納。這種境遇與天王星的本質有異曲同工之妙。天王星帶着「震驚」的色彩,獨立與真相因其中具有尖銳的部分帶有難以被他人接受的特質。但作者依舊信任自己,通過在生活中不斷與天王星的碰撞,終將高階的天王星能量展現在生活中。

| 本文由若道L5核心課程學員故事改編,出於私隱考慮隱去本人真實姓名。

一個天王星能量很強的女孩兒

出生星圖中的天王星能量:

1、群星(太陽、月亮、水星、金星)11宮

2、太陽四分天王星

3、火星合相天王星

4、天王星是中天定位星

反叛精神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為什麼不能那樣?」這是我內心常有的獨白,暗涌、交戰,最後堅持自己,這一個過程一直在我生命中重複着。

在我出生至今的生命歷程中,感受最深的就是出生星圖中的天王星能量。而在眾多天王星的心理動力中,我體會最深的是「對權威的反叛」和「人際關係的疏離」。隨着天王星行進的變化,我能感覺到星圖中天王星力量的律動。

年幼時的我是個獨立又反叛的孩子,但同時我也是個集體觀念很強的人。幼兒園時因為不願意像其他孩子一樣安分的睡午覺而被老師懲罰,無論老師怎麼懲罰,我依然不屈不撓。直到有一次老師說如果我不睡覺,就要讓我們班的同學都受罰,自此以後,雖然我依然不睡午覺,但我再也沒有違規。

我在很小的時候就展現出天王星的特質,非常強調自由與獨立,不喜歡遵守規則,彈性比較小,固執而任性,給人一種很倔強的感覺。這可能源自於對意志自由的渴望。

小時候我有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但這些想法往往會被老師或長輩否定,認為是不可實現的,而我也並沒有為自己爭取更多的認同。時間長了便形成了一種不被認同的感覺,認為別人很難理解自己的想法,同時,也漸漸變得不願意妥協,因為覺得妥協就會喪失了自己的個性。害怕自己的真實自我被抹殺,我漸漸變得有些疏離而固執。但同時,我內心是很渴望被認同和接納的,特別是被集體的接納。

很多人認為獨特性是指「和別人不一樣」,而我並不這麼認為。獨特性於我而言只不過是能堅持做自己認為對的以及適合自己的事情,並不需要和別人比較。用一句話或許能很好的概括:「我只想做一朵安靜的奇葩」。

小學時是舞蹈隊的成員,在一次排團體舞蹈時,在一個動作上我做了改動,老師發現後忍不住來糾正我。我表示知道正確的動作,但覺得這樣的表達更適合我,而我不願意改的理由是我的動作改動並不大,不會影響整體效果。

雖然老師並沒有嚴厲批評我,但當下那為難和無奈的表情讓我覺得她並不能接納我,我認為自己只是在不傷害整體利益的情況下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已,並沒有什麼錯。

在後來的幾次排練中,老師依然沒有放棄讓我把動作改回來的想法,而且語氣也越來越強烈。我感到委屈,不明白為什麼一個輕微到幾乎看不出來的小改動不能被接受,於是我問老師:「為什麼一定要每個人都一樣?」老師說為了整齊。我不放棄,又問:「為什麼一定要整齊?」。老師說整齊才好看。我內心感到壓抑,衝口而出:「為什麼整齊才好看?我就覺得不整齊才好看。」

老師無奈,只能把我的位置調整到最中間。而我並不喜歡成為中心,再次拒絕老師的安排,老師徹底沒耐心了,告訴我要麼改,要麼別跳了。我哭了,很傷心,我感覺到被排斥,我不想離開團體,但也不想屈服。就在這個時候,幾個和老師很熟悉的家長來到排練現場,表示想看看我們表演前最後的綵排。綵排後,一個家長發現了我動作的不同,向老師表示覺得這個小改動更有表現力。最後,就在表演的前一晚,老師臨時改變了全體的動作。

行進時間:2012年2月1日

不安分的心與獨特的職業

天王星的轉化開始於2005年,行進天王星進入我的11宮,在後續的7年里,依次與我本命的月亮、太陽、水星和金星形成合相。那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7年。天王星的行進總是來得很突然,讓人措手不及。雖然經歷了不少意料之外的事情,但帶着天王星的覺醒力量,我收穫了天王星帶來的禮物。我變得更加冷靜與客觀,在團體中更自如的表達觀點,感受到被集體的接納,同時也享受為集體和社會做貢獻的滿足。

2005年,行進天王星合相本命月亮(月亮是第3宮的宮主星)時,我經歷了高考失利,雖然在很多人眼裏這並不算失利,但這是一次意料之外的失敗,我沒有如願進入理想的學校。雖然經歷痛苦的掙扎,但天王星行進帶來了一次重新規劃的機會,大學的4年里,我學習了很多技能,目的是讓自己的工作在專業之外能有更多的選擇權以獲得更多的獨立和自由。

2008年,行進天王星逆行回來再次合相本命月亮。這一次,我接到了天王星扔給我的炸彈。在即將大學畢業之際,我找了一份導演助理的兼職,需要協助導演組安排和跟進某知名選美活動廣州賽區的各類事宜。

對於我而言,這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充滿刺激,我工作得很賣力。然而,海選過後,陸續有選手向我訴苦說副導演經常借工作之機對她們動手動腳。於是,借着工作的便利,我提醒選手帶上男友出席,壞了副導演的好事也讓他感到尷尬。

這件事之後,副導演就經常借工作之機為難我,讓我同一個工作重複很多遍,我不能接受一件正義的事情最後變成一件錯誤的事情,被俯視的感覺讓我很不舒服。於是,我跑到副導演的房間,扔下一句:「我尊敬你,是因為你是一個人,我願意尊敬每一個人,但我不會把你看得太高,請你也不要把我看得太低。」就離開了。雖然我失去了工作,但我依然認為這是忠於自己的表現,不後悔。

2012年,行進天王星合相本命金星(第6宮的宮主星)。在經歷了職業上的頻繁變動後,我找到了屬於天王星的行業——社工。社工在當時是個小眾行業,社工的理念與天王星的覺醒、解放和變革緊密相關,行業的理念和價值觀深深的吸引着我,從此我在這一行穩定了下來。

經歷了天王星行進的洗禮,我開始體驗到天王星的正向價值。進入社工行業後,我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體驗着為集體和社會做貢獻的快樂。由於社工是一個需要創新的行業,在工作中,天王星的力量也得到了發展的空間。我常常會把學習到的知識換一種方式來運用,社工的工作中常常會用到體驗遊戲,而我用到的體驗遊戲往往是經過自己改編的。在做個案的過程中,也不喜歡迷信權威的方法,會大膽做出一些嘗試。而在這幾年裏,這個行業給予了天王星力量生長很好的土壤。

雖然如此,天王星的挑戰沒有停下來。遵守規則讓我感到不舒服,但我並不會去違反規則,說得最多的是:「為什麼不可以這樣?為什麼一定要這樣?」

很怕例行公事,不善於與人合作,自己單幹可以很賣力和有激情,與人合作卻容易發生衝突,甚至減弱我行動的激情。改革的願望很強烈,而且帶有「一不做二不休」的行事風格,這些都讓我在這條路上吃盡苦頭。天王星那喜歡挑戰權威、追求公平正義的特質也阻礙了我在工作中與政府部門的合作。

占星學與覺知

第一次接觸占星學是在初中的時候,機緣巧合之下碰到了一群學習占星學的人在聚會,第一次知道有「星圖」的存在,從此結下不解之緣。

占星學是一面透視鏡,在經歷每一個關卡時都向我呈現了當下內在的狀態,帶着覺知,我開始在工作中有意識的轉化自己的天王星能量,為自己尋找適度的自由空間、學着與人合作、享受團體帶來的快樂,享受為團體做貢獻的快樂,同時在團體中保有獨立性。

現在的我,內心依然會有不少衝突與糾結,但開始認可和接納自己的天王力量,也看到這個力量的價值。慢慢發展出天王星的冷靜、客觀、獨立、集體主義和人道主義。

現在的我還是喜歡改革和走不一樣的路,火星和天王星的合相仍然會讓我很急於做到這些事情,但我開始看到這些內心衝突的真相,會提醒自己,並在行為上作出調整,更有勇氣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行動。同時,我開始能從與人合作中感受到益處,與人相處的彈性也在慢慢變大。看着這些變化,我知道我的天王星進化了,不再是那個莽撞愛冒險,不顧一切的叛逆小孩了。

學習占星學不僅僅是學習它的知識而已,更重要的是它的宇宙觀和對待生命的態度。DNA是人類基因的圖譜,而出生星圖就是人類靈魂演化的圖譜,跟着這個圖譜,通過不懈的努力,我們將有機會到達我們想去的地方。如果有人問我如何可以獲得滿足感的人生,我會說「學占星,常內觀,生活中修行」。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19754447_154794

Tag:
本文鏈接:http://www.kanskennel.com/76865.html